跳到主要內容

[一談就贏]談判課心得:卑微的談判者


我與其他人呼吸著一樣的空氣,卻有不同的思維,就像盲人摸象一樣,常常看不清生活真實的面貌。


作為初來乍到的談判新手,能成為課堂中的36分之1角,從這一角開始紮根,鑽研學習,感到十分萬幸。

為期兩天的課程,一天傳授心法招式,一天實戰切磋。但其實課程從填交報名表的那刻就開始了。從數百封的報名表中雀屏中選,感激的同時也思考著:為什麼會挑中我?接下來我能為這課程帶來什麼?


一談就贏的社團有種別於其他社團的氛圍:大家都十分活躍,不吝於分享自己的故事,並大方展示自己的特質與想法,雖不時被老師或學長姐敲打,但能感覺到一股很強烈的學習動力與彼此的欣賞與包容。


觀察員vs.被觀察者
當老師一出作業,大家皮就得繃緊了,因為你的作業不只是給老師一人看,是讓社團內全部學員檢視著,能得到的所有回饋都值得感謝,可以去深思探究背後的原因。
而當收到其他人交出的作業時,自己就轉變成觀察者的角色。
這個互動在生活中一直反覆地做著,只是很少察覺到:每個人一出生,就在他人的眼光下活動著。

儘管知道世界的汙濁,卻寧願相信人性的良善,一直在地球的薄殼上與陌生的面具下浮遊,越想實現人生的價值,越是為那價值所迷惘。
為了生存做的所有決定都不能忽視後顧之憂,你會觸及不同的價值觀念會搶奪他人的既得利益,更要看清無數誘惑,找到有力地突破因素,如果做不到,就在表層溫水中游泳吧。只是這樣一來,除了間歇性的呼吸外,什麼也做不了。


在自我介紹與第一次作業後,老師對我們的表現非常不滿意。(當一個人嚴厲地指責你,代表他對你有著很高的期望)。後來在作業二雖然比較多的時間研究,結果只能流於技法淺層的搬弄,無法與當事者的想法同步去解題。
雖說遇到問題時要退後一步看才能看清處境,但若沒處在渦旋的中心點環視四周思前想後,也無法走出迷宮。





老師用他手提箱中的橘子為我們指路,六位神級輔導員為我們讓出一條道。那道路可能不是最平順的,但相信一定會是最精彩的。




Day1
談判的本質
談判不是在毫無準備下裝腔作勢,在無意獲得好處時自鳴得意,而是在面對現實困境時,能優雅轉身給自己與想保護的人一個安全的堡壘。
很多時候,我會被情緒牽著走,像套上繩子的牛一樣,懇切卻不知方向。不僅在課堂上,平時老師也一直提醒我們要關注細節,細節是不是魔鬼我不知道,但在很多未知的面前,特別是在陌生的狀況中,一個不留意,很容易任思緒奔騰在不自覺中做出行動,而接下來發生了什麼事很可能自己永遠不願再去回憶。
   不想要vs.做不到
--這次第二天的演練班,因有三位同學沒參加而由學長姐抽籤加入。
--接下來我們要做球員交易演練,討論十五分鐘,交易三十分鐘,開始!
--等下每組各派一位代表到台前演練處長跟阿佳的薪資談判。

以上的訊息由老師告知,我立即的想法就是:啊,好的。
好什麼?你沒有任何問題嗎?

也許是從小接受的訓練慣性形成了思維誤區,當到了陌生的地方,接受不熟悉的挑戰,就像上軍訓課一樣聽到指令沒第二句話就接受。但現實中,其實也可以選擇去獲取更多的情報,例如:
--那三位加入的學長姐是誰?有著怎麼樣的背景資訊?
--演練流程如何?分數如何計算?
--台上安放的椅子為何距離要隔這麼遠?能自帶道具上場嗎?

的確,很可能做了更多的事,結果卻沒有不同。但最重要的從來就不是結果,而是過程。
-->隨時隨地都保持思緒的活絡,不為自己受限,也不要盲目接受環境或他人給的規矩,除非你自己知道:為什麼?


這是個充滿陷阱的時代,有時還會自己給自己挖洞跳下去。除了專業知識能力外,個人認為最重要的就是選擇的能力,次之為校正錯誤的能力。很多人庸庸碌碌地生活著,到最後一刻還不知道選擇背後的意義。

Day2
   本體是達成目標,邊角是掌握主導權
演練一:薪資談判(一對一)分組擬戰略,派一位代表上台
演練二:租屋談判(多對一)六組對六位房仲,動態演練
演練三:合夥糾紛(一對一)個人進行
(因為篇幅關係,怕大家看到睡著,這部分的回溯待下次再聊。)

   電影<速食遊戲>教我的事:
角色
「每個人,在每個階段都必須扮演好自己的角色。」這句話在弗雷透納上用的最為貼切。他是讓麥當勞在全球成功擴展的關鍵人物,但最初他只是負責煎漢堡肉的店員。他做的最好的一件事,就是他將漢堡肉煎好。
一間餐飲業者,在做好服務、物流、行銷管理之前,成功的第一要素就是「品質」。à做好最基本的,當機會到來,你就能牢牢地抓在手裡。

傾聽
片頭主角吐出一連串背好的銷售台詞,沒有停頓,沒有傾聽,沒有為對方特別設想,所以他無法達成讓雙方都能接受的利益談判。
這與他之後在說服麥當勞兄弟展店時有很大的對比。成功團隊的五大要素分別是:安全,目標,團隊識別,願景以及行動承諾。他掌握這五點關鍵為麥當勞兄弟描繪出他們想要的未來藍圖,藉此達成他個人的目的。
à要說服對方給你想要的,最快的方法就是先給對方所想要的。

壓力:
當主角業務開展不順時,一個人放著勵志有聲書,一邊喝著紅酒,不跟妻子透露一絲他的失落與沮喪。
à排遣壓力的核心在於是否誠實面對自己,然後才能把壓力當助力去努力。

流程:
管理者應該都知道,每一道流程的改進都是為了讓動作更簡單有效率,降低學習門檻以及失誤率。在我擔任生管時,常常跟老闆以及底下的組員討論包裝流程的規劃,老闆希望每增派一名人手就應該要產出更多效能,但其實沒有那麼簡單,每一個生產線的工作都有其標準作業,這要透過很多的試驗以及對組員狀況的管控才能讓產能的數字越來越好。
à讓操作簡單化是最關鍵的,有時分工越細不見得效率會越好,如果能讓員工輕易掌握到竅門,做起來就會比較有成就感,也更容易去管控。



   談判課之後:挖掘籌碼,與期望的未來相連
對我來說,將近兩個月以來接觸到的人事物有好多好多值得學習的。比如課堂中間同學們也會聊到工作上的想法與價值觀的交換分享,短暫的交談也能熨帖正面臨的壓力。
這堂談判課不是一劑可以一解萬難的湯藥,更像一根繩子,繩上有很多結等著我們自己去解開,而且也不知道繩子的另一端到底有什麼。那為何這根繩如此重要?只要看課後大家臉上的神情就知道了:滿足而疲憊,仍意猶未盡。
它逼我們直視困難,面對爭辯與危險,討論那些挑戰與可能性。
它使我們擴充思維廣度,能在不自由中尋找自由,或是在自由中設下框線。
它讓我們面對人生偉岸的懸崖,喚醒理性渴望,看看能得到什麼成果。
因為不知道才必須有更多選擇,因為沒經驗才更需要磨練,我是卑微的談判者,每天處在無法避免的答案所構成的生活中,小心翼翼不讓信念被孤單終結。

課程雖然結束,但現實生活的談判才正要展開。

祝福大家都能一談就贏,幸福無垠。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隻被意念牽制的小狗--[強效學習與征服考試的系統化做法]講座心得

「別把自己當人,當成狗」狗狗為了生存下去,都曉得每日要定時定點到你身邊繞圈求喂食、求散步。 但自己,明知道這樣下去很難生存,卻常懶得去努力爭取更多的空間,換取更多的自由與權利。



我今年主要有兩個想達成的目標:考過N2(拖延了好久)以及在理想的時間內完成半馬。
雖然自己已安排了計劃開始執行,但對自己的毅力與方法不是那麼的相信,因此看到這場講座的資訊時,覺得真是「天助我也」。



週四的夜晚,下班後趕至大人學仁愛教室,雖然沒聽到開場的人生故事分享十分可惜,簽到時櫃檯人員卻說:「你有趕上真是太好了,精彩的就要開始了!」

一坐定位,聽到如何征服考試的方法時,大感驚訝:「原來還有這種做法!?」「用這種方法,我說不定也行!」聽得越來越起勁,對於方法的理解與內心的感受一同湧出來,右手頂著大腿,在紙上刷刷刷得停不下來。

聽到這裡,已經覺得不虛此行了。沒想到更精彩的還在後頭。


接下來,Bryan透過自己的實際經驗說明如何強效學習,讓自己不會輕易放棄。
這套系統化做法設計的背後,充分考量到人性的唯我獨尊、心理與生理即將遇到的各種障礙、以及周遭環境的配置與變化.....
最重要的是能在有限的時間內成為「你想成為的人」。

講座結束後,上前詢問更細微的實踐方法時,聽到Bryan針對各種難題提出的建議,也很有收獲。
其中有人說雖然他很想改變,也努力了一段時間,但有時候會產生一種「反正就是不想做」的倦怠感,明明心裡很著急,大腦卻很難支配身體去完成。


這常見的心病要如何解呢?
Bryan說:「別把自己當人,當成狗」
想要改變獲得突破,就要學習控制自己的大腦,當身體或大腦感到疲累時,追求輕鬆的狀態是很自然的。
聽到這話很有感觸,有時自己的自律程度真的比家裡的貓還不如。但卻不知道要如何克服。


Bryan以他自己來舉例,他今年給自己設定了健身的目標,先在行事曆上設定好待完成的時間,當那個時刻到來,不管自己想不想做,就算再怎麼不情願,也強迫自己一定要到健身房,就算只跑一下步、拉一下器材,或是什麼都不做也沒關係。
總之,先設定好時間,不管有沒有做,先到了現場再說,先訓練自己的身體與大腦習慣這種機制與情景,就算有時沒有達到想要的效果也沒關係,那只是一時的。起碼不會容易放棄,也不會喪失達成目標的自信。

如果你發現自己被某個意念套住了,那就想辦法解決掉,設定好時間與執行方式,尋求回饋與協助,,,,,,因為那根牽制住你的繩子…

如何寫得不厭世?讓文章美麗瘦身的三個秘密關鍵—深頁第四堂「觀點力」課後心得

從寫挫中,建構相信的未來--深頁十堂第三堂「情節力」課後心得

文字若冰寒無序,如何留住情感的溫熱?如同單薄貧脊的土地,如何植出不為人知的粗壯精神。寫作有多不簡單,要等到動筆才會知道;情節有多難使人入魂,要承受多方實作才能體會。




簡單不簡單,完美不完美 不知道如何評斷自己的文章,就難以從他人的寫作中汲取養分。 課堂中拆解同學的文章練習十分有趣,除了對摘要力與結構力有更多的認識外,回家後也試著拆解自己前幾次的作業,發現對於混合型的寫作方式仍有待加強。
透過討論與老師的解說,對於時空的關係與構成有了不一樣的理解:「分則唯一,合則為一」。時間承載著記憶情感的變化,空間則規範了經驗的方式與風景,兩者合為骨幹,分開又能互為參照。
其實閱讀很簡單,想要寫得簡單卻很複雜,只有不斷的不妥協,才能奪回主導權,從不完美中發掘趨近理想的可能。

乘上情節力魔毯 當冰層漸漸融化,我們將誕生在一個近乎完全陌生的世界裡:看不見的真實。
眼睛可見的事物,是具體的事實;底下的冰山,則是堆疊出事實感受的畫面。在流水線般生產運轉的世界,心裡頭有好多盤根錯節的感受,需要一個「痛點」牽引出一條較為清晰的感情線。
那個「痛點」,名為「情節力」,以情節與細節所組成。掌握了這點,最後就會有如「我沒有招喚大象,大象卻因我而高飛。」的神力,讓文字為現實生活鋪上魔毯,乘上它就能飛到每一個遙遠國度,從尋常中聞出不尋常的香味。



繫上文字與我同行 有些人相信未來就在一隻隻沉睡不起的長毛象身上,我卻想要寄望於一篇篇墨水未乾的旅程。